首页 > Hp > Hp一周资讯

探究Hp感染及黏膜损伤机制,为Hp感染的诊疗及预防提供依据

2018-08-21 17:27   来源:基础医学与临床  作者:毕月, 罗微, 谷海瀛.
幽门螺杆菌(Hp)与胃癌、胃炎和胃溃疡等胃肠道相关性疾病密切相关,1994年Hp被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列入Ⅰ类致癌因子。但Hp究竟如何在人类胃部“驻扎”,又如何“改变”胃黏膜,造成损伤?本期小编推荐大家通过一篇综述,来深入了解Hp的致病机制以及可能影响Hp感染诊疗及预防的新发现。

Hp的致病机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主要通过 4 个阶段来完成:

1)进入宿主及环境改造阶段;

2)动力趋避阶段;

3)黏附定植阶段;

4)毒力因子释放及损伤阶段。

 

Hp进入宿主及对生存环境的改造阶段

 
 

 

Hp主要依靠“人-人”和“粪-口”途径、较少情况下也可通过胃镜等器械进行医源性传播,是极少数能够在胃内酸性环境下生存的细菌。这一阶段发挥主要作用的是Hp的脲酶,该酶以胞质和表面蛋白两种形式存在,由脲酶亚基A、B及其他7个脲酶活性蛋白因子组成。脲酶可以水解尿素生成氨和二氧化碳调节胃内pH值缓解酸性环境和炎性反应引起的杀菌作用。同时,脲酶产生的氨可诱导细胞凋亡,促使组织损伤及溃疡的形成。有研究认为脲酶在定植、激活单核细胞的趋化活性、抑制吞噬细胞的吞噬作用、对炎性细胞因子和iNOS的诱导过程中都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其活性与临床结果及组织的病理变化的关系并不十分清楚,仅有研究表明在溃疡组织处收集的标本中,其活性会更高。该酶发挥作用时需要金属辅助因子镍与金属伴侣(HypA)的参与。脲酶阴性的Hp突变体不能在上皮细胞中持续感染,无镍饮食加标准的Hp三联疗法被证实能提升Hp的清除率。这一发现可能为Hp的常规抗生素治疗耐药性问题的解决带来更多转机。

 

Hp鞭毛动力趋避阶段

 
 

 

有报道鞭毛动力是 Hp定植的关键因素。Hp鞭毛主要由基体、鞭毛钩及丝组成。 较早进入研究视野的是鞭毛丝蛋白FlaA、FlaB、鞭毛钩蛋白FlgE,这些研究对鞭毛的致病性有了进一步的补充。近年来,鞭毛丝聚合蛋白FliD的抗原性及免疫原性也得到了重视,FliD蛋白及其抗体水平与胃癌的风险呈正相关,可作为胃癌风险评估的潜在靶标。目前,Hp鞭毛的研究已较为深入,已探讨到鞭毛基因的表达调控。已有多达40多种蛋白被证实参与了鞭毛组装合成的调控,其中管家基因 80(rpoD)、控制调节基因(rpoN、flgR、flgS 及 flhA)与结构基因(motA 与 motB),主要调控基体中与趋化性有关的蛋白表达;54(rpoN)控制着鞭毛基因 flgB、flgE、flgK、flgM、flgL与28(fliA),主要是鞭毛杆和钩部分蛋白的表达;28(fliA)同时也调控着flaA,主要是鞭毛丝成分的蛋白表达。 这些鞭毛基因的调控表达的研究对于揭示Hp致病性提供了更多的参考依据。值得注意的是,Hp鞭毛与其他细菌(如铜绿假单胞菌)的鞭毛在致病机制方面是否有存在相通点却少见报道,若能参考其他鞭毛菌的机制研究或将为Hp致病机制的揭示提供更多的思路

 

黏附及定植阶段

 
 

 

胃内定植是Hp致病的前提,而黏附又是定植的关键。Hp在宿主内存活数十年之久的原因之一,就是通过许多受体特异性黏附素直接与黏蛋白、宿主细胞及细胞外基质结合。Hp与胃上皮细胞间黏附力极强,可致被吸附的细胞表面变性、微绒毛消失、细胞骨架改变,这种黏附作用具有组织、宿主及部位的特异性。当Hp定植在胃黏膜上时,细菌黏附素与细胞受体的相互作用可以保护细菌,避免细菌被胃蠕动和胃排空的力量排出胃内,随后细菌获得代谢底物和营养物质,并通过释放毒素来破坏宿主细胞,改善生存环境。Hp可与黏蛋白、胃黏膜上皮细胞、基质蛋白结合,其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是黏附素。目前已发现20多种黏附素,比较有名的是血型抗原结合黏附素BabA与BabB、唾液酸结合黏附素HpaA与SabA/B、黏附素相关蛋白AlpA与Al-pB、中性粒细胞激活蛋白(NAP)、热休克蛋白 60(Hsp60)和外膜蛋白 HopZ 等。其中,最重要的是Bab黏附素, BabA被认为是最好表达的黏附素,可与胃上皮细胞表达的ABO组织抗原和相应的Leb抗原结合。这种结合在Hp的慢性感染期间是较稳定的。

 

毒力释放及宿主损伤阶段

 
 

 

Hp在胃黏膜细胞定植后会释放相关毒素,较为经典的毒力因子有CagA(细胞毒素相关蛋白A)、VacA(空泡毒素 A)和DupA(十二指肠溃疡启动蛋白 A)等。研究较多的毒力因子是CagA,CagA由Hp致病岛编码,通过IV型分泌系统进入宿主细胞。CagA还可以在几个方面影响宿主细胞,如胃上皮细胞基底的形成、细胞骨架的变化、细胞的增殖,以及刺激胃上皮细胞分泌IL-8。CagA还可作为启动子,通过对生物信号蛋白直接或间接影响多个宿主细胞信号通路,导致癌基因上调;同时促进细胞增殖、转移分化、减少细胞凋亡,利于肿瘤发生。

 

另一个较为重要的毒素是VacA,CagA并不是所有菌株中都含有,而VacA几乎在所有的Hp菌株中都存在。VacA是一种穿孔毒素,编码产生140 ku 的前体毒素,通过自身加工后形成成熟 88 ku 的分泌毒素p88。p88又进一步切割形成分子大小为33和55 ku的片段,即p33和p55,其中A亚基(由p33组成)负责孔形成,B亚基(由p55组成)负责与宿主细胞膜相互作用。VacA是分泌蛋白,能与肥大细胞结合诱导炎性因子释放,加重组织损伤;还可在上皮细胞膜形成选择性离子通道促进HCO3-外流,降低胃酸分泌;此外,VacA还具备免疫调节功能,分泌进入宿主后会阻滞B细胞递呈,编码分泌毒素,诱导体外细胞程序化死亡,抑制T细胞增殖,这些也是Hp逃避天然免疫的机制。

 

有观点认为dupA是十二指肠溃疡进展的风险标志物和胃癌的抑制因子。目前,相关研究发现dupA中GC碱基含量低于Hp基因组其余部分,并在该区域观察到很高的变异性。但值得注意的是,dupA与消化道疾病的相关性在不同报道中仍存在差异,这可能是地区及人群的差异性所致。

 

许多革兰氏阴性菌和革兰氏阳性菌的溶血素是微生物感染和发病机制的关键因素。溶血素常由细菌分泌,作为水溶性单体蛋白扩散到靶细胞膜,与特异性受体结合。Hp溶血现象是通过破坏吞噬细胞内的液泡膜以及上皮细胞引起的细胞裂解形成的。Hp基因组序列的研究表明,至少存在两种不同的溶血素,HP1086和HP1490。 HP1086 与来自其他细菌种类的成孔溶血素(TlyA)具有同源性。Hp的TlyA显示出可以破坏和融合脂质体膜,使脂质体囊泡聚集的能力,并且不需要任何受体,这充分说明了TlyA的毒力作用。另外重要的毒力因子是外膜蛋白A(OpiA),其被证明与Hp感染后临床症状、细菌定植密度、中性粒细胞浸润程度及炎性因子IL-8释放水平密切相关。有报道称在胃十二指肠疾病患者中,OpiA检测的阳性率高达71.5%,可作为评价相关疾病严重程度的潜在靶标。

 

结论

 
 

 

文中所述的各阶段并不具备严格时间界限,相关致病因子可在不同阶段都发挥作用。如脲酶不仅在进入机体的初步阶段参与了对其定植环境(pH值)的改造,也会对胃黏膜上皮细胞造成炎性反应损伤;OpiA不仅是在毒力损伤阶段发挥作用,对于Hp的定植也存在影响。Hp鞭毛不仅在定植中发挥重要作用,其对巨噬细胞的自噬功能可能也存在抑制作用。总体来看,Hp致病因子与免疫细胞相互作用方面的研究相对较少,大多数研究往往停留在与疾病相关的临床研究或简单的基础研究层面上,其详细的致病机制、信号通路信息等都有待进一步挖掘。相信随着研究的深入,会为研究者们提供更多 Hp 致病机制的信息,对于Hp感染的诊断、治疗及疫苗的研究都有重大的意义。

 

参考文献(略)

 

本文摘自:毕月, 罗微, 谷海瀛. 幽门螺杆菌致病因子作用机制研究概述. 基础医学与临床. 2018, 38(5):713-716.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华消化网”的文字、图片和音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华消化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华消化网”。本网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友情链接